近10年来

2018-09-09 18:14

从官员任期的时间长短上来看,他们在一个位置上工作的时间都是有限的,少则两三年,多则五六年,如果在他主政期间,这项工作的推广中“人治”色彩很严重,即便这项工作极具民生性,那么下一任领导上任之后是否还会继续他的宏伟蓝图,实难断定。

现在为“神木模式算不算一种先进的模式”盖棺论定为时尚早,但可以肯定的是,本质上看,神木模式也算当地主政者的政绩,而且是为百姓带来福利、深受百姓欢迎的一种政绩。从现阶段看,神木模式的运行是靠当地主政者的权力来推行的,而谁敢保证下一任主政者依然会不遗余力地将之推广下去呢?

关于“人走政息”的其他例子不论,单单看一下很多城市的建设现状就不难发现,绿化方面,往往是前任栽下去,下任拔出来;城市建设方面,前任领导主张改造老城区,现任领导主张建设新城区也不少见;城市广场,换个市长就可能要重修一次……

陕西神木免费医疗的模式是不是成功的范本现在还难下定论。从媒体对其多视角的关注来看,神木模式中也有诸多的制度漏洞,这些漏洞无疑增加了“免费医疗”的成本。但从神木官方的表态来看,他们有着以高成本维持这些福利的自信。无论如何,这种福利和自信让身处其中的百姓共享到了经济发展的成果,这是一种巨大的进步。

几年前,福建省漳州市组织部门推行“组织部长夜谈联动”制度,让普通群众和一般干部在固定的时间、地点,能找到领导反映工作生活中的困难、问题,解决了不少实际问题,赢得了广大干部群众的赞誉。可是后来有记者赴漳州市进行回访时,却发现这项好的制度已经因为“人走政息”而悄然消失了。所以,现在看来,神木模式是否具有长期性和稳定性,关键还要看它是否能够突破“人走政息”的怪圈。

按照神木官方和民间的看法,财力不是问题,神木煤的丰富,当地人用“挖猪圈都能挖出煤来”形容,近10年来,神木地方财政收入和gdp迅速膨胀;制度漏洞也不是根本问题所在,在实践中这些漏洞大可以被打上“补丁”。可是,在现实的境况里,人去政息的例子比比皆是,神木模式能够走出这一瓶颈吗?

除了财力和制度漏洞的牵掣,神木免费医疗模式并不是没有其他隐忧。目前有媒体调查称,人去政息,这才是神木模式最大的隐忧,也是推广最大的障碍。

神木模式的制度初创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坦承,神木县的免费医疗政策,就是要让民众分享经济发展成果,与全国正在进行的医改无关。独立在全国医改之外,神木模式最终会不会因为人走政息不告而终,这实在是个不好预测的命题。